陸三丫出了手術室,她臉色蒼白得象一張白紙。一看見易文墨,她就埋怨道:“姐夫,你這個大混蛋,讓我逃跑,害得我成了傷兵老爺。我腿上要留了疤,你給我付美容費。”

  易文墨說:“三丫,別多說話,等你好了,要罵要打隨你。”

  陸三丫說:“你過來,我現在就想打你。”

  易文墨笑了:“三丫,我還以為你要光榮了,瞧你這精神氣,還能再活八十年。”

  四丫打抱不平:“三姐,姐夫都給你輸了血,你看姐夫的臉,比你還難看。剛才,姐夫都被你嚇癱了,你就可憐可憐姐夫吧。”

  “可憐他?沒門!”陸三丫瞪著易文墨。

  “三丫,你腿不疼了吧?”老媽湊上來說。

  陸三丫東張西望了一會兒,問:“老爹把我整成這個樣,咋沒來看看我?”

  老媽說:“老爹不知道你上哪家醫院,怎么"com我要打個電話回去,四丫不讓打,說是老爹闖的禍,讓他急急。”

  “老爹會急?只怕會幸災樂禍吧。他沒打著我,老天懲罰了我,老爹只怕樂得嘴都合不攏了,現在正咪著釁呢。”陸三丫瞥瞥嘴。

  “三丫,你可不能冤枉老爹,他雖然脾氣暴,但從小到大,沒虧待你們四姐妹。現在,他肯定急得團團轉。四丫,你就給老爹打個電話吧,免得他急出毛病了。老爹血壓高,中風了怎么辦?”老媽一個勁地勸說著。

  四丫見老爹把三姐整成這個樣,心中的氣還沒消,自然不會打電話。

  陶江想打,又不知道電話號碼,只能干著急。

  易文墨倒是知道老爹家的電話號碼,但他裝作忘記了。他想:讓老爹急急,活該!剛才,要不是他躲得快,那一鋼棍就砸在身上了。現在,睡在醫院的就是他易文墨了。/

  易文墨見陸三丫沒事兒了,就跑到走廊上,給陸大丫打了個電話。他只是輕描淡寫地說:“三丫走路摔了一跤,得住兩天院。”

  陸大丫大呼行道:“文墨,你是怎么照顧三丫的,怎么讓她摔這么厲害。”

  易文墨趕忙作檢討:“都怪我,沒照顧好三丫。”

  沒一會兒,陸大丫就趕到了醫院。她說:“二丫要照料小寶寶,來不了,急得都哭了。

  易文墨一聽,忙說:“那我回去照料小寶寶,讓二丫來一趟。反正我在這兒,三丫看著我就來氣,不利于她養病。”

  陸三丫對易文墨翻翻白眼,說:“哼!生怕晚上讓你陪床,跑得比兔子還快。”

  易文墨說:“有陶江在這兒,輪不到我陪床。”他轉頭對陶江說:“今晚你辛苦了,明早我來替你。”

  陸大丫疑惑地問: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怎么摔一跤就摔得這么厲害。”

  陸三丫問:“大姐,是姐夫說我摔了一跤嗎?”

  陸大丫點點頭。

  陸三丫哼了一聲,說:“老爹拿鋼管打我,幸虧被姐夫攔住了。我跳窗逃跑,跳到了窗戶下的花盆上。媽的,老娘從小跳了無數次窗戶,沒一次摔著,要怪就得怪高跟鞋,鞋跟一滑,讓我栽到了花盆上。”

  “三丫,老爹拿鋼管只是想嚇唬一下你,沒成心打你。”老媽替老爹辯解道。

  “老爹要只是嚇唬我,怎么把魚缸都砸碎了?幸虧姐夫躲得快,不然,今天住院的就不止我一個人了。”陸三丫氣呼呼地說。

  “怎么,老爹連文墨都敢打?”陸大丫驚訝地問。

  “文墨一去,老爹就磨菜刀,嚇唬姐夫。還問姐夫的脖子是不是肉長的。后來,我問老爹送走老三的事兒,老爹還說姐夫是主謀。”陸三丫告狀。

  “老爹也太不象話了,簡直是蠻不講理嘛。文墨這么老實的女婿,在老爹面前大氣都不敢出,怎么能又嚇又打的。”陸大丫有點生氣了。

  “老爹確實不象話,都什么年代了,還搞家長制。他欺負老媽一輩子,現在,連女婿也想欺負了。”四丫也憤憤不平地說。

  “老爹這么橫行霸道,都是老媽和咱們四姐妹慣的,從今天起,咱們再也不能忍聲吞氣了,非把老爹制服了不可。”陸三丫怒氣沖沖地說。

  “是啊,老爹也太過分了。這樣吧,咱們四姐妹聯合起來,讓他給三丫賠禮道歉,否則,誰也別理他了。看他一個人有沒有意思。”陸大丫打定主意,要治治老爹了。若任由老爹這么飛揚跋扈,陸家就無寧日了。

  “你,你們這是干嘛呀,當下人的怎么能治起上人來了。再怎么說,老爹也把你們養大了吧。”老媽規勸道。

  “老媽,你被老爹欺負了一輩子,難道就沒有怨氣?我看,您也應該跟我們站在一起,給老爹點顏色看看。”陸三丫給老媽打氣。( 家狼難防:霸上嬌俏小姨子 9haokan/0/533/ 移動版閱讀m.9haokan )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久久小說下載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家狼難防:霸上嬌俏小姨子,家狼難防:霸上嬌俏小姨子最新章節,家狼難防:霸上嬌俏小姨子 鄉村迷!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本站根據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說站得到的鏈接列表,與本站立場無關
如果版權人認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損您的利益,請發郵件至,本站確認后將會立即刪除。
Copyright©2018 久久小說下載網

dnf搬砖一天多少人民币